同时

2020-02-26 18:15

“这是市级层面首次提出‘中央活动区’概念。”蒋晓兵介绍,较之于中央商务区,中央活动区更强调除商务活动以外的文化设施、旅游设施、国际机构及其活动等对城市中心地区的重要性,因此,中央活动区是中央商务区在功能上的扩展和延伸。“目前,我市首个中央活动区布局在巴南区滨江城市经济带。”

《意见》还分别对打造城市核心商圈、建设大型批发市场集群、发展会展经济、发展餐饮住宿业、发展便民商业、发展现代服务业、发展电子商务等七个商贸领域作出任务要求。

为了降低流通环节费用,《意见》还提出,对各类农产品生产、流通企业建设配送中心所购置机械设备及建设信息化系统,按不超过投资额50%的标准给予财政贴息;商贸物流企业符合西部大开发政策条件的,可按15%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;专门经营农产品的农产品批发市场、农贸市场使用的房产、土地,3年暂免征收房产税和土地使用税。

“市级商业发展专项资金从6000万增加到8000万,而市、区县两级的城市建设配套费增加到了每年10个亿。”蒋晓兵估算,加上中央专项扶持资金,我市每年将增加20个亿的现金支持。“5年100个亿的扶持,保守估计可以撬动3000亿元的商贸总投入。”

《意见》要求,到2017年,基本建成具有影响力的“江北嘴—解放碑—弹子石”中央商务区(cbd)。此外,将拓展延伸中央商务区功能,规划建设中央活动区(caz),打造一批集旅游休闲、购物消费、文化娱乐、体育健身等于一体的大型商旅文活动集聚区。

《意见》要求,增加市级商业发展专项资金规模,重点用于推进城市核心商圈、大型批发市场等重大项目和重要商业民生工程建设。同时,要求市里按照城市建设配套费的1%提取商业设施建设配套费,主要用于支持城市核心商圈、社区商业基础设施建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