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实现项目和资金的双配套

2020-06-27 14:20

其次,目前之所以出现各地财政收入“喊穷”和“叫苦”的舆论话语,一方面是地方政府习惯了高速度财政收入增长态势,对于出现的较低增长速度,明显表现出不适应,是高增长思维的惯性使然。另一方面,随着“营改增”的大幅度推进,财税体制改革也提上议事日程,重新划分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的改革呈现加快局势。在这一背景下,地方政府为了在和中央政府的博弈中争取有利地位,借助媒体提前“哭穷”,以影响中央政府的改革决策。这可以说是地方政府争取自身利益的一种博弈方式。

首先,尽管财政收入增幅下降了,但从总体上看,财政收入还是实现了增长,也就是说从绝对数来看,要比去年收入多,而且由于财政收入去年基数的增大,所以即使出现小幅度的增长,财政增量也是很大的一块。据财政部数据显示:1月至6月,全国公共财政累计收入68591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加4795亿元,增长7.5%,增幅同比回落4.7个百分点。其中,中央财政收入32311亿元,同比增长1 .5%;地方财政收入(本级)36280亿元,同比增长13.5%。由此可以看出,地方政府财政收入还是实现了13.5%的增长速度。这在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是非常高的增长速度了。因此,目前地方政府财政收入远未到“喊穷”和“叫苦”的程度。

最后,随着中央政府“简政放权”改革的推进,地方政府在投资项目审批等方面的自主权扩大,但与投资审批项目相配套的财政权力并未扩大。在这种情况下,地方政府为了延续和维持投资带动经济增长的经济发展老路,在有投资审批权的情况下,希望能够得到中央财政的支持,以实现项目和资金的双配套,所以地方政府从原先跑发改委要项目,变为拜会财政部要资金。因此,制造地方政府财力紧张的舆论氛围,会增加要钱成功的砝码。

笔者认为,对于目前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紧张的矛盾状况,是地方政府为了维持投资带动经济增长造成的财政收支矛盾,并不是地方政府为了建设公共财政、投资民生而造成的财政收支矛盾。对于这一情况,完全没有必要为地方政府发愁。相反,这一财政收支矛盾的存在,还会制约地方政府投资冲动,从客观上逼迫地方政府主动转型,将有限的财政资金用到该用的地方上,而不是通过投资制造产能过剩。

今年以来,受经济增速放缓和结构性减税等因素的影响,各地财政收入增幅明显回落,成个位数增长态势,其中中央财政收入有几个月呈负增长局势,到6月份才转负为正,半年实现1.5%的小幅增长。于是,地方政府隔三差五出来喊财政收入下滑情况严重,财政收支矛盾紧张等,有点向市场或者向中央政府“叫苦”和“喊穷”的意味。那么,地方财政收支有这么严重吗?是不是真的到了“叫苦连天”的程度?笔者看未必。

据媒体报道,多个地方的半年财政工作会议陆续召开,基于经济下行的大环境,地方财政收入增幅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,尤其是中西部省份。对此,多省预警财政收入紧张,并称明年将是最困难一年。